电脑版

风口上的中芯概念股:自认“重要客户”、订单不足一万元……

时间:2020-05-19 19:14    来源:格隆汇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分出台出口管制新规,要求使用美国晶片设备的外国公司要先取得美国授予的许可证,方可将特定芯片供给的华为或海思半导体等相关企业。

16日,华为心声社区再挂出去年年中报告所用过的一张图,并道向前看,永不言弃。

(图源:华为心声社区)

华为芯片制造供应商主要有台积电和中芯国际。在美国政策的压力下,台积电存在断供华为芯片的可能,届时华为可能只有中芯国际能用国产设备继续完成其芯片订单。

在此之前,华为今年从台积电购入的7纳米和5纳米制程芯片组主要用于手机和5G基站设备。而中芯国际今年年初才投产了大陆的第一条14纳米生产线。

目前华为主推的麒麟980、990的5G处理器使用7纳米制程,而新一代麒麟1100、1020手机芯片则使用5纳米制程。没有了台积电的供货,华为的生产计划将会大受影响。

5月15日,中芯国际宣布已与国家集成电路基金等多方订立新合资合同及新增资扩股协议。根据协议,国家集成电路基金II及上海集成电路基金II同意分别注资的15亿美元及7.5亿美元。

在此之前的5月5日,中芯国际宣布回到科创板进行IPO,募集资金将用于12英吋芯片SN1项目、作为先进及成熟工艺研发项目的储备资金及补充流动资金。

一夜之间,中芯国际肩负全村突围的希望。

风口之上,A股的“中芯概念股”已翩然起舞。

1

不到一万订单换来十日九涨停

中芯国际的风口始于5日宣布回科创板的那一天。

此前聚辰股份、大唐电信、安集科技、轴研科技都表示与中芯国际建立业务合作,因此“顺理成章”地在6日录得涨停。

之后轴研科技表现最“优秀”,从6日开始至今十个交易日,已录得九个涨停板,股价翻倍不止(138.6%),最新报13.39元,总市值69.69亿元。

(图源:同花顺)

5月14日,公司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对中芯国际下属子公司供货产品、占当期总营收比重、毛利率及现在手订单等情况。2月26日,轴研科技曾在互动易平台上表示自身对中芯国际下属子公司有小批量供货。

15日盘后,公司回复深交所问询称对中芯国际下属子公司主要供应半导体封装切割砂轮和划片刀产品,但2019年至今,子公司三磨所从中芯国际下属子公司获得的订单并未超过1万元。另外,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公司半导体收入分别占期内总收入的2.46%、2.94%、4.59%。

而正是该不到1万元的“小批量供货”,让公司股价在6日至15日内暴涨115%,市值增长超过30亿元。

回过头来看这家此前默默无闻的轴研科技,公司全称洛阳轴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业涵盖轴承行业、磨料磨具行业及相关领域研发制造。

今年第一季,公司录得营收3. 53亿元,同比下降13%;归母净利润为亏损3401万元,同比下滑222%。

(图源:公司季报)

公司最大的股东为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截至一季末持股比例为50.5%,背后的实控人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而在披露对中芯国际订单不到1万元之后,公司16日开始继续连日涨停。截至今日交易时间内,盘中一度打开涨停的轴研科技尾盘再度封板报13.29元,最新市值已逼近70亿元,全日换手率为26.52%。 

像轴研科技一样借风口起飞的公司还有新莱应材,公司今日开盘后股价随即拉升连续第三日录得涨停,收报19.83元,对应总市值40亿元,换手率14.5%。此前,新莱应材曾在互动平台表示,中芯国际、长江存储是其产品终端用户。但昨日,公司表示两者只是其间接客户,合计只贡献去年全年1.14%营收。

新莱应材主要生产真空腔体、管道、管件、泵阀、法兰等产品,产品主要应用于真空半导体等需要制程污染控制的领域。

亚翔集成今日同样录得连续第四日涨停,收报20.33元,总市值43亿元。本月14日在互动平台上,公司表示中芯国际是其“重要客户”。但根据公司昨日核实,“重要客户”中芯国际只贡献公司去年总营收3.69%,对业绩影响较小。

风口之下,“中芯概念公司”满满的全是套路。

2

产业链概念股月内均录大涨

若不计上述“主动碰瓷”,实质与中芯国际业务关联不大的概念公司,中芯国际真正有产业链上的业务往来的公司其实也并不少。

半导体行业上游涵盖设备、材料供应商,中游为晶圆代工、半导体制造厂商,下游则包括IC 封测及各类IC设计公司。中芯国际处于行业中游,因此对应概念股主要可从公司上游的半导体设备、材料供应商入手。

具体而言,中芯国际的材料供应商包括华特气体、安集科技、容大感光、南大光电、晶瑞股份等。

(图源:选股宝)

设备供应商则包括清溢光电、芯源微、蓝英装备、中微公司、万业企业、北方华创、智光电器等。

在反应敏锐的A股市场,该等概念公司早已借势起飞,月内股价涨幅最低也超过20%。但看第一季表现,分化严重,既有净利润大增逾四倍的安集科技,亦有暴跌逾四倍的智光电气。

(图源:同花顺iFinD)

因为上市公司在互动平台上披露与中芯国际关系只会含糊回答“是”或“否”与中芯国际有业务往来,除非像轴研科技一样股价表现异乎寻常地反常,被交易所盯上才会披露业务合作真正贡献的营收比例,所以正常情况下其实很难界定“概念股”里面的水分有多少。

即使像亚翔集成这样,将中芯视为重要客户,其贡献的营收仍不足4%,虚虚实实之间,外人很难作准。

除业务上的合作外,还有一种是与中芯国际存在股权关系的概念股。兆易创新此前就披露,公司持有中芯国际股票,根据新金融工具准则,将其划分为“其他权益工具投资”。中芯近期股价大涨预期将令公司股权投资收益激增。

根据公司2017年年底披露,其于11月29日以每股10.65港元的价格认购中芯国际发行配售股份5000万股,涉及总金额5.33亿港元。截至今日,中芯国际的股价为19.3港元。根据此股价,兆易创新投资的确获益不少,童叟无欺。而本月内,公司股价累计涨幅为12%。

但像兆易创新一样真诚的公司,又还有多少呢?

3

国产替代化加速

上文中那架被打得千疮百孔的伊尔-2飞机并不是第一次被华为引述。去年4月份任正非在接受美国CNBC专访时,就从手机中找出飞机的照片给记者看。他将孟晚舟比喻为图中的飞机,称孟的处境像这架飞机一样,但是如果她像飞机一样返航了,将会被视为英雄。

后来华为业务遭到更大范围的制裁,飞机所指代者亦扩大至华为公司。

同时,行业国产替代化加速的呼声亦越大。

客观来说,中国在集中电路方面进口额仍较高,要改变目前的局面并非一朝一夕之间。但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国产替代还是必须要更快地加速。

而就在天降大任于中芯国际时候,A股半导体行业的不少“概念股”们却仍在脱实向虚,不免让人嗟叹。

在概念公司和投资者的合力下,个股市盈率普遍已超过100X。在长期的国产替代逻辑被当作短期利好炒作之后,个股估值危如累卵。

(图源:同花顺iFinD)

当泡沫破裂,行业可能只剩一地鸡毛。

鲁迅道,中国自古以来不缺埋头苦干、拼命硬干的人。但现在来看,行业需要的是更多埋头苦干、硬干的人。

华为海思乃至国内整个半导体行业要破局安全返航,终究还是离不开全行业各家公司的努力。